清墨。

喻文州痴汉 | 懒癌晚期 | 偶尔写点文 |
喻文州我喜欢你

【维赛】一个片段

小学生文笔
这个莫名其妙的脑洞应该是八月想的…估计ooc得更严重了…
双结局
应该是有私设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赛科尔站在一幢哥特式建筑面前,抬起头,灰蒙蒙的天笼罩着他,没有阳光,没有飞鸟,没有一丝其他的色彩,看不到希望的光芒。

轻轻把手搭在门上,感受着手下繁杂的花纹传来的异样触感,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面前的门。厚重的门与地面不断摩擦,发出刺耳的声音,令人发怵。
里面很黑,只有远处的正前方有些微弱的光,隐约能看见坐着一个人。旁边的墙壁上绘着精细绝美的壁画,只是在黑暗中看的不真切。

赛科尔站在门口没有动,虽然周围很黑,但身为杀手的敏感让他轻而易举的地知道周围危机重重。
这是一条不知未来的路,但他不后悔。都说杀手无情,但他也有想得到的东西。他看着那隐约的人影,在心里默念了一遍那个在唇边徘徊过无数次的名字,踏出了第一步。

灰尘因为军靴的踏出扬起,伴随着的是枪声。

响起的枪声仿佛是战斗开始的信号,数不清的人从暗处跳出,手中的兵器在黑暗中折射出冰冷的光芒。

赛科尔飞速环视了四周,人很多,组织的高手似乎都在这了。他勾了勾嘴角,露出他标志的小虎牙,身为组织的王牌,面对这些手下败将,也没什么好怕的。

俯身躲过一颗子弹,抽出系在腿侧的长短刺,挥出长刺,挡住面前的子弹,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,赛科尔顺势隐身于影子之中。

通过影子移动到一个持枪的人身后,甩出长刺在周身划出一个圈,利刃划过肉体的声音在黑暗中一清二楚,也不管那些人有没有倒下,一拽两把刺之间的绳子重新拿住长刺,反身抬手将短刺横到持枪人的咽喉前,长刺在右手间旋转几圈后反手握住,冰冷的长刺贴住面前的人拿枪的手,短刺一抹,右手握住对方的手,就着对方的枪往前方扫射,有打入墙壁的声音,更多的是身体倒在地上发出的沉闷声响。

放开前面的人时顺便抽出对方的枪,在手中把玩一阵后朝几处开枪,顺利看到从房梁上掉下几人,解决掉了枪手总是能轻松许多,否则你怎么知道谁在哪里给你来上一枪?咧开嘴看着面前朝自己跑来的几个人,后退几步又重新回到黑暗,归于影子,只留下一把枪静静的躺在地上。

来到此处的几个人停下了脚步,看了看四周,似是不确定对方是躲在暗处还是转移了地方。

“嘿我在这里呢…”

当那些人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时,赛科尔却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,贴身后长刺划开黑暗,深红的颜色在地上散开。

“杀手准则之一,敌人的话不能信。哈,你们都忘了吧?”

用力挥了挥长刺,上面鲜热的液体附上墙壁,给壁画留下深红的痕迹。

赛科尔抓住绳子,长刺在空间中转了一个又一个的圈,慢悠悠地走到正中间,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。

“本少爷没那么多时间和你们玩,要上就一起上吧。”

没有人有动作,若不是赛科尔把玩着手上的长短刺偶尔发出些声响,在场的人都怀疑时间停留在了说话那一刻。

“一起上的话,胜率会比较大哦。”

然而还是没人敢动。

“啧。”赛科尔停下了把玩的动作,迅速隐身于影子中,再次出现时伴随着一连串的沉闷声音。

死亡是恐惧的开关,当越来越多的同伴的鲜血溅在自己身上或是脚边时,对生的欲望早已超越一切,冰冷的武器反射着他们恐惧的面孔,所有人都涌向了赛科尔所在的地方。
赛科尔不躲也不避,反而挂着笑向着那群人冲去。抛出长刺扯着绳子在面前划出一道半圆,带起一串血珠。
剩余的人形成了包围圈,处在中间的赛科尔丝毫不见惊慌,这样的包围不如说正和他意。

虽说赛科尔擅长近身搏斗,但这么多人要应对起来还是会比较吃力的。不知什么时候手臂多了几道口子,哪里又被砍了一刀,但赛科尔还是不管不顾,只想着快点结束。
子弹破空的声音在兵器的交接声中几不可闻,赛科尔却正好一个转身,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,最后却是打中了其他人的身体。

“原来还有个漏网之鱼…”分出心思观察的赛科尔免不了又多几道伤。在又一个转身后从腰际抽出把小巧的枪。
其实那人教他用枪是说过他并不适合,因为他的性子比起枪手还是要略浮躁的,容易被情绪所干扰,只有在极端的环境下才能做到完美,就像现在这样——子弹精准地打入不远处漏下那人的要害,黑影从上方掉落淹没在暗黑中。

暗沉的空间里只有兵器交接声和将死之人的哀嚎声,听起来诡异而惊悚。

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拿来形容此时的赛科尔再贴切不过了。赛科尔看了看周围的尸体,用手擦了擦脸上的鲜血,却因擦过伤口皱起了眼角。他看着坐在微弱光线下的那个人,一步一步地朝他走过去,军靴踏在液体上发出粘腻的声响。

赛科尔在那人面前停下脚步,明明有着一双如熔岩般炽烈的眼睛,表情却是平静如水,没有任何波澜起伏,一点也看不清。其实他一直都看不清这个人,只是很多东西让他以为他是了解这个人的。

“维鲁特…”赛科尔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无助的笑。

“嗯。”

得到对方的回应,赛科尔加大了嘴角的弧度,长短刺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他俯下身张开手想抱住维鲁特。

维鲁特没有阻止他,任凭他手上的鲜血沾上自己的衣服。

HE结局

赛科尔把头搭在维鲁特的肩膀上,微弱的气息让维鲁特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睡着了。

“维鲁特,我做到了,我们回家好不好…”

维鲁特回抱住对方,轻轻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赛科尔轻笑一声,蹭了蹭对方,“维鲁特,我喜欢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维鲁特,你…”

“我喜欢你,赛科尔。”

BE结局

维鲁特将手移到腰间,金属摩擦衣服的声音不大,却足以让赛科尔听得一清二楚。他紧了紧搂住维鲁特的双臂,把脸埋进维鲁特的脖颈间。

“维鲁特维鲁特维鲁特维鲁特……”赛科尔一遍遍喊着对方的名字,却没有得到一丝回应。

突然赛科尔觉得有什么抵上了他的胸口,他没有低头去看,只是喊出那个名字时带了些哽咽。

维鲁特抬起一只手,从赛科尔柔顺的灰蓝色头发上拂过,然后也抱住了他。

一声闷响。

赛科尔觉得很疼,似乎有什么正从他的胸口不断流走,他抓紧了维鲁特的衣服,执着地叫着对方的名字。有些事情他不是没想过,只是现在看来都不重要了。他抱得更紧了些,却感觉自己的双臂越来越无力。

“赛科尔…”维鲁特轻轻地喊着抱着自己的人的名字。

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喊出自己的名字,赛科尔轻轻笑了一声,从唇齿间流出的名字带上了欣喜与愉悦。

维鲁特感到怀中的人不断加深抱紧自己的力度,然而却因为生命的流失而不得不抓紧自己的衣服来借力,颤抖的身躯像一只受惊的宠物。

金属掉落在地发出轻响,维鲁特另一只手也回抱住了赛科尔,试图让那人不再颤抖然而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。

赛科尔笑了笑,“维鲁特,我的枪术是不是还不错?”

“嗯,我以后会把你教得更好。”

“维鲁特,我想和你一起去很多地方,听说外边有很多好玩的…”

“好,我们一起去。”

两个人一句又一句的说着,说以前的事,说未来的事,说那些尚未做到的事。只是赛科尔的声音越来越微弱,到最后维鲁特只有凑近他的唇边才能听得清。

“维鲁特…”赛科尔最后一次叫出了这个名字,浓浓的哭腔让人心疼,“我喜欢你啊…”

维鲁特没有回答,只是静静地抱着赛科尔,直到对方的手松开他的衣服无力垂下,昏暗的空间里才悠悠响起维鲁特颤抖的声音,“我也是…赛科尔…”

END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原来想通过打戏写个帅气的赛赛不过好像失败了…写得不伦不类,逻辑不通算我的orz
结局原本想的就是HE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个BE的想法于是就…

一篇很无厘头的东西…按照原设定HE估计是赛科尔想带着维鲁特离开组织但是要通过挑战什么的。
然而BE是突然冒出来的… 如果要设定的话估计是去敌对组织解救维鲁特然而维鲁特是卧底…?不过好像有些地方不怎么对得上【趴
不知道会不会把这个脑洞完善估计也没啥人有兴趣而且我太懒了orz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

评论(5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