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墨。

喻文州痴汉 | 懒癌晚期 | 偶尔写点文 |
喻文州我喜欢你

【维赛】双向暗恋

双向暗恋
现代校园paro
小学生文笔
ooc预警
文风诡异,脑洞太大导致剧情衔接十分诡异
是个被我玩坏的非正常双视角,主语十分混乱
如果以上都不介意,那么以下正文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赛科尔

最后一节课是游泳课,赛科尔果断的逃掉了,虽然他这几天就没去上课。
学校游泳馆旁边有个小树林,赛科尔在树林里转了转,找到了一棵树,熟练地爬上树,悠闲的躺在树干上。枕着手臂从树叶的缝隙间看太阳斑驳的光影。

悠闲的时候总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比如现在,赛科尔就在想着维鲁特。
为什么要想呢?因为在前几天可爱的路普同学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:他,赛科尔·路普,喜欢上了他的室友,维鲁特·克洛诺。

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赛科尔很崩溃,他想了好久都没能想出自己为什么喜欢又是怎么喜欢上的。

躺在树干上的赛科尔用一只手遮住双眼,从指缝见看着细碎的阳光。
自己似乎…已经和维鲁特认识好久了吧。
赛科尔不禁想到他与维鲁特第一次见面的场景。

不记得哪年的夏天,赛科尔一家搬到了塔帕兹,本着邻里间友好往来的想法,赛科尔被父母拉着到邻居家拜访。
当大人们开始聊天时,他自然就被晾在了一边,所以他只好自己找点事做。于是,他就看到了邻居家的小孩,正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看书。
赛科尔眼睛一亮,愉快的跑过去做自我介绍。

“你好,我是隔壁新搬来的,我叫赛科尔·路普!”

看书的孩子抬起头,看着前面这个灰蓝头发的男孩。

“你好,我是维鲁特·克洛诺。”

赛科尔看着眼前这个男孩,银白的头发,有着一双漂亮的红瞳,只是面无表情,与稚气的脸蛋一点都不相配。
于是,小小的赛科尔果断的伸出双手,捏上了维鲁特小朋友的脸……

“噗哈哈哈哈……”即使是现在赛科尔想到当时维鲁特的表情,仍是止不住笑意。
笑完之后又有点感慨,以前的维鲁特多可爱啊,而且还比自己矮上那么一点可好欺负了。哪像现在,总是用成绩嘲讽自己,一点都不好玩,真是可惜啊……
……
所以,我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维鲁特啊?!
赛科尔揉乱一头灰蓝色的短发,十分郁闷。

这时,上课铃声响起,成功打断了赛科尔的胡思乱想。
赛科尔微微侧身,目光顺着大树旁的游泳馆,穿过打开的窗户,落到了室内的游泳池上。
这节是游泳课,他们班的人肯定会来这里,所以,维鲁特也会来。
赛科尔的视力还是挺不错,看到维鲁特在哪里完全不是问题。

其实这个视线绝佳的位置是赛科尔无意间发现的,每次逃课他都会在学校瞎转,能找到这么个位置似乎也挺正常。

记得他第一次在这个地方偷窥维鲁特时,维鲁特居然朝这边望过来了,吓得自己差点从树上掉下去。
不过经过他不经意间的提起,他判断,维鲁特并不知道自己找到了这么个位置,于是他就毫不遮掩光明正大的在这里观察维鲁特。

仗着没人看见自己,赛科尔毫不客气的盯着维鲁特看。 换好泳裤的维鲁特姿势标准的站在室内,看起来像是没注意到赛科尔灼热的视线一样。
赛科尔默默盯着维鲁特赤裸的上身看着,虽然看得不大清楚,但与维鲁特同宿舍的赛科尔表示,学院男神的身材不是一般的好啊……
……等等赛科尔你在想些什么啊啊啊啊?!
可怜的灰蓝色头发再一次被他的主人揉乱了。

说起来,赛科尔每次在这里看班上的同学上游泳课时都觉得时间过得很奇怪,他还不知道干了些什么就已经下课了。
回想起他最近在宿舍经常不由自主地盯着维鲁特发呆……妈的他不会在游泳课一直盯着维鲁特吧?!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?!班里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他怎么可能只看维鲁特?!

赛科尔很郁闷,他决定今天不看维鲁…不,是不看漂亮的女孩子了,他需要静静。
赛科尔果断跳下树,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最后他转身往树林深处走去,准备在树荫下睡上一觉。

赛科尔做了个梦,他梦到了很多有关维鲁特的事。
他梦到他以前去打架,维鲁特找到他看到他挂彩时惊慌的样子;他梦到维鲁特帮他补习时一脸看智障的表情;他梦到他在宿舍偷吃零食被维鲁特发现后对方无奈的摇头……

赛科尔,维鲁特,全都是赛科尔和维鲁特之间的事。
“维鲁特…我喜欢你…”一声低低的呢喃从赛科尔唇边流出。

赛科尔睁开眼时,已经是傍晚了。
天空已经变成暖暖的橘红色,稀疏的云也染上如火的颜色,像是一抹将逝未逝的流炎。夕阳徘徊着不愿接触地平线,风吹过树叶发出轻微的声音,伴随着鸟兽归巢的鸣叫。

赛科尔揉揉眼睛,伸了个懒腰。
感觉睡了一觉,做了个梦,自己明白了好多东西…啧,想想前几天自己的行为,真是蠢爆了。
赛科尔在内心默默嫌弃了下自己,从地上坐起来,一件外套顺势从他身上滑落。
赛科尔拿起外套看了看,是校服外套,但是,他的外套穿在身上啊… 往四周看了看,在不远的树角下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维鲁特。

维鲁特背靠树干坐在树下看书,夕阳的余辉洒在维鲁特身上,一点一点柔和了他的轮廓,和那个在女生眼里冷冰冰的学院男神完全不一样。

感受到赛科尔的注视,维鲁特合上手上的书放进书包,单肩背起书包朝赛科尔走来。弯腰从地上捡起外套抖了抖搭在臂弯处,然而赛科尔还是一脸呆呆的样子。

“赛科尔,你睡太多睡傻了吗?”

“啊?”赛科尔愣了愣,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。“维鲁特你才傻呢!本少爷哪里傻了?!”

“哪里都傻。”维鲁特伸手揉了揉赛科尔的头发,开口道,“快起来回宿舍吧。”

“维鲁特这里好舒服我不想回去……”说着,赛科尔又重新躺倒在草地上,微微眯眼看向维鲁特。
学院男神单肩背着书包,外套搭在臂弯处,剪裁适宜的白衬衫扣到了最上面,这副样子真是……要多禁欲有多禁欲。
“维鲁特,你不穿外套吗?这个样子……啧啧啧,也不怕被包围?”

维鲁特看了他一眼,“怕被传染。”

“哈?传染?什么传染?”赛科尔一脸疑惑的看向维鲁特。

“智商。”说完,维鲁特便转身朝宿舍区走去。

赛科尔沉默了一会,意识到什么之后猛地从地上坐起来对着维鲁特的背影大叫:“维鲁特你什么意思?!居然敢嫌弃本少爷?!”

听到赛科尔的叫喊,维鲁特想起什么似的微微勾了勾唇,转身对赛科尔说道:“赛科尔,过两天要考试,你准备得如何?”

“什么?!考试?!那臭老头又趁我不在时宣布了什么?!维鲁特,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对吧!” 维鲁特没有回答他,仍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赛科尔。

转过身的维鲁特背着光,但赛科尔却觉得维鲁特此时无比的清晰,比他之前的任何时候都看得清楚,他看得清维鲁特脸上的浅笑,看得清维鲁特眼底淡淡的暖意。

为什么会喜欢上维鲁特呢…似乎,已经不重要了,只要知道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维鲁特就行了。

“所以赛科尔男神今天打算早点回宿舍吗?”说完,维鲁特又转身缓缓走开。

“诶诶诶维鲁特你等等我!”赛科尔赶忙从草地上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杂草,跑过去揽住维鲁特,“男神你怎么就走了别那么绝情啊!帮我复习吧怎么样!”

“嗯。”

“嘿嘿就知道你最好了!” 赛科尔揽着维鲁特,一脸灿烂的同维鲁特一起回宿舍。

呐,维鲁特,本少爷喜欢你呢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维鲁特

维鲁特中午回到宿舍时,赛科尔果然不在宿舍。维鲁特有些烦躁地揉乱了额发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总觉得这几天赛科尔在躲着他。

早上出去时赛科尔例行赖床,裹着被子不愿起来。中午回来时赛科尔就玩失踪。晚上也很晚回来,回来后也不怎么说话,就坐在那发呆。总之就是一整天都不怎么能看到赛科尔。

维鲁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但是赛科尔这样的行为让他心情十分不好。
维鲁特坐在自己的床上,果然,对面的床乱糟糟的,无奈地起身叹了口气,走过去帮某人叠好被子整理床铺。
整理好赛科尔的床,维鲁特走到窗边推开了窗,外面阳光明媚,阳光洒在树叶上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光斑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名为夏天的气息,一如多年前的那个夏天。

维鲁特第一次见到赛科尔也是个夏天,那双如塔帕兹的海一样清澈蔚蓝的眼睛让他印象深刻。可他对赛科尔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十分的好,对他来说赛科尔就是个调皮不懂事外加没有礼貌的邻家孩子。
当赛科尔掐住他的脸时,他其实很想把赛科尔打趴在地的。
但不可否认,赛科尔给他有些单调的生活增添了很多色彩。

或许是因为刚搬来不认识人,赛科尔很喜欢来找他玩,他的父母也对这个邻家小孩感觉十分良好,很欢迎赛科尔来串门,只是他的看书时间就大大减少了。

赛科尔喜欢出门玩,喜欢塔帕兹的海,喜欢拉着他坐在海边的岩石上一起看海。
赛科尔的头发很软,海风很容易就把它吹乱,有时候维鲁特会用手压住赛科尔的头发避免被风吹乱,可等风停后又会把它揉乱。每当这时赛科尔总是恶狠狠的转过头想掐他的脸,可惜都没有成功。

赛科尔很喜欢笑,笑的时候会露出小虎牙。
赛科尔的笑其实很温暖,像个小太阳一样。

站在窗边的维鲁特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,脑内闪过许多有关赛科尔的零碎片段,想到赛科尔灿烂且温暖的笑,心中的烦躁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转身靠在窗台边,目光落在刚整理好的赛科尔的床上,下午最后一节课是游泳课,果然,是应该去找找某人了……

下午的文化课很快过去了,换好衣服的维鲁特笔直的站在游泳池边等着老师的命令,眼神却不由自主的飘向游泳馆的某扇窗。在树影与光影的交织下,维鲁特还是看见了在树叶间隐隐约约的蓝发。

维鲁特发现只要是游泳课,都能透过那扇窗看到模糊的蓝发。 一开始只是觉得很可能是赛科尔,但学校蓝发少年也不少,爱逃课的也并不只有一个,眯眼仔细看了会后,维鲁特移开了视线。

然而那天晚上,维鲁特坐在书桌前看书时,赛科尔在床上翻了个身面向维鲁特,“维鲁特,今天游泳课上得怎么样啊,有没有发生什么啊?”
维鲁特放下书,偏头看向赛科尔。赛科尔现在很紧张,眼睛东张西望没个焦点。
他转头继续看书,淡淡道:“没有,你是不是又闯祸了?”
余光瞥见赛科尔松了口气的模样,然后就听见赛科尔的回答:“我怎么可能闯祸?本少爷这是关心你的上课情况!”
“嗯。”维鲁特没有多做回答,心中却明确了那个蓝发的身影就是赛科尔,毕竟赛科尔不会无缘无故问这个。不过就算是赛科尔,估计也是看班里漂亮的女生吧。

虽然维鲁特这样想,但每次上课时却总是忍不住假装无意地看向那扇窗户,有时能看到有时也看不到。到最后,维鲁特养成了一进体育馆就看向某扇窗户的习惯。
比如现在,维鲁特总是不经意的看向某处。只是等他游了一个来回后,再次看向窗子时,已经没有那抹他熟悉的蓝发。 维鲁特微微皱眉,在记忆中,赛科尔不会看到一半就突然消失,今天是…怎么了?

下课后,维鲁特出了游泳馆便朝旁边的树林走去,虽然赛科尔中途就离开,在树林里的可能性并不大,但他仍觉得赛科尔会在树林里。

维鲁特走进树林里,耳边因放学而不断传来的嘈杂声被安静的树林隔绝。
深吸一口气,名为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,然而此时他并没有心思去感受这个,他只想快点找到赛科尔。
树林不算大,他转了转便发现了赛科尔,而令他感到诧异的是赛科尔正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,而不是到处捣乱。

赛科尔仍像往常一样,衬衫的扣子随意扣了两颗,领口处的锁骨隐隐若现,不知道是被风吹起还是睡得不安稳,衬衫下摆掀起了些许,露出白皙的侧腰。
就这么睡…也不怕着凉…
维鲁特无奈,把书包放在一旁,脱下外套盖在赛科尔身上,然后坐在了一边看着赛科尔。

赛科尔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很安静,与那个把班里弄得一团糟,把老师气得半死的害群之马完全不同,但也仅仅是睡着的样子。

安静的维鲁特看着安静的赛科尔,心中的烦躁也渐渐平息下来。
这种感觉对维鲁特来说是很奇妙的,他从未因某个 人浮躁或是平静。
就像这几天,他的情绪一直被赛科尔牵动着。就算他强行平复自己的心情,但只要一想到赛科尔在躲着他这件事,名为烦躁的情绪因子就会一点一点侵入他的内心,无法阻挡,只能任由情绪脱离自己的掌控。
而现在,赛科尔就在自己的身旁,只是单纯地看着都会觉得有什么不一样,像春风吹过杨柳时的轻柔,像溪流静静淌过石块的舒缓,令人安心。

维鲁特安静的坐着,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实在是不对劲,正准备站起身时却听见赛科尔呢喃了什么,附身下去听却是什么都没有了。
不过看赛科尔的脸色,应该是梦到了很美好的事物吧。

“好梦,赛科尔。”

维鲁特站起身,拿起书包走到一旁的树下,准备看书。
虽说他是打算看书的,可不远处某个睡觉的身影却一直吸引着他的注意力。

自认识以来,维鲁特觉得赛科尔就像个小太阳一样,明亮温暖,张扬放肆。
笑起来的时候,像阳光下的塔帕兹的海。
闯祸时,像阳光一样肆意妄为,完全不计较后果。
他也和赛科尔说过“下次再闯祸就自己解决”这种话,赛科尔也会嬉笑着回答“是是是”,但第二天某人仍是该怎样就怎样,要闯的祸一个不落,自己最终也还是继续帮他处理。

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帮赛科尔处理麻烦,也习惯了身边有个赛科尔的日子。

维鲁特轻笑一声,重新低头看书,他想,他似乎知道了答案。

醒来的赛科尔让维鲁特觉得有些不一样。 前几天的赛科尔会下意识的躲着他的视线,避开和他的对话。而现在,赛科尔和他又重新恢复到以前的交流状态。
维鲁特惊讶的同时也有些高兴,虽然并不了解赛科尔为什么突然就回到了以前的模样,但自己却是可以少费些心思了。

看着旁边这个笑得一脸灿烂的人,维鲁特不自觉的加深了嘴角的弧度。

他想,他是喜欢上赛科尔了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下面是作者碎碎念时间…
写了近两个月终于写完了orz
感觉剧情不连串的话那是我的锅我背…
觉得结尾好奇怪然而并不知道怎么改qwq
感觉整篇文就是靠大段大段不知道是心理描写还是什么鬼的撑起来,还各种拖拖拉拉心塞orz

感觉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想写东西了…

双向暗恋这个题材真好好想肝一篇喻我啊…【喂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

评论(2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