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墨。

喻文州痴汉 | 懒癌晚期 | 偶尔写点文 |
喻文州我喜欢你

【维赛】你别过来,我害怕

因为一句话莫名其妙开的脑洞
ooc预警
文风诡异,小学生文笔
没有车,没有车,没有车
重要的事说三遍,你们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们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  
维鲁特推开门时,一股十分浓郁的玉兰味扑面而来。他皱皱眉,这是赛科尔信息素的味道,但是,这几天并不是赛科尔的发情期啊…

维鲁特走进房间,反手关上门。床上的人正裹着被子动来动去。

“赛科尔,你还好吗?”

赛科尔一开始听到声音整个人都呆住了,等反应过来才明白是维鲁特的声音。
他放松的呼出一口气,“是维鲁特啊,啊啊啊我没事就是发情期提前了你赶快出去吧我吃点药就行了…”
赛科尔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床头柜摸索着,在心里默默咒骂着这该死的发情期…
等他好不容易拿到药,正准备倒出来手一抖药全掉在地上了。

“妈的这破发情期到底想怎样啊?!”赛科尔火了,猛地掀开被子站起来,下一秒就瘫倒在床上。

“维鲁特,你帮我去买点药吧…我好难受…”赛科尔蜷缩在床上,身体某个地方正不断冲击着他的神经,再不吃药他觉得他就要扑倒暗恋已久的维鲁特了。

维鲁特思考了下药店的位置,疑惑的问:“赛科尔,药店离宿舍楼有一段距离,你能坚持那么久吗?”

“啊啊啊别问了你快去吧…”赛科尔很难受,明明是冬天可他却觉得自己在火炉里。

赛科尔又伸手到床头柜上,找了半天才找到空调遥控器,正准备开时维鲁特走了过来,伸手想拿走赛科尔手上的遥控器。

“大冬天的开什么空调?感冒了还不是要我照顾你。”

被发情期弄得神志迷糊的赛科尔马上就发作了,手一用力直接把遥控器砸到维鲁特身上。

“维鲁特你有病吧?!你到底去不去买药?!你不去我自己去!”
说完就跳下床,腿一软跌在了地上。赛科尔拍拍脑袋,站起来强撑着往门口走去。

维鲁特看着掉在地上的遥控器,脸色一冷,转身朝赛科尔走去。

而赛科尔还没摸到门把手,就被维鲁特一把抱起扔回床上。这一摔让赛科尔清醒了不少,但也让本来就没多少力气的赛科尔更没力气了,来自发情期的欲望让他不停的深呼吸,试图缓解不断加深的欲望。

维鲁特冷眼看着床上被欲望折磨的人,缓缓解开外套的扣子。“赛科尔,我觉得除了抑制剂,有更好的办法帮你。”

“什么办法…?”赛科尔挣扎着,努力抬起头看向维鲁特。这一看把他吓了一跳,维鲁特都开始解衬衫扣子了!衬衫下可什么都没有啊!!

“卧槽维鲁特你想干嘛?!你别以为我现在发情期就没办法和你打!!”

听到赛科尔的话,维鲁特笑了笑,停下解扣子的手,慢慢走过去,“你觉得我想干嘛?”

“喂喂喂维鲁特你冷静点!卧槽你别过来!我害怕!!”赛科尔扯过被子紧紧抱着,准备等维鲁特一过来就把被子糊他身上。

可惜赛科尔并没有机会把被子糊到维鲁特身上,维鲁特靠过来时,他闻到了属于维鲁特的淡淡的茉莉味。我靠这家伙使诈!!

维鲁特轻而易举的把赛科尔怀里的被子扔到一边去,“路普同学似乎想打架,那么不如把力气留着一会用,你觉得如何?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耍完流氓神清气爽【并不】
我就是耍流氓不服你打我啊略略略

信息素的味道我乱写的…并没有什么深刻内涵…

没头没尾的还请不要嫌弃qwq
最后… 组装完车的我默默求太太当个司机发发车quq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

评论(8)

热度(26)